德甲

仙狱战神 第一百二十三章回返师门

2020-01-16 16:13: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狱战神 第一百二十三章回返师门

徐铮顿时无言以对。在这一届内门弟子之中,他俩虽然不算差的,但是比他们好的也大有人在,章显天和陈雷就是其中之一。

这俩人现在跟姚乐天的关系相当亲密,说是姚乐天身边的两大陪衬也不过分。

除此之外,朱逵、尤隆和金忠三人经过了姚乐天的训练后,那实力也是不断提升,已经迈入了这一届的前十名中,比林啸风和徐铮也只强不弱了。他们三个可是姚乐天的铁杆小弟,一天天跟在姚乐天的屁股后面转,要说是陪衬的话,分量也比林啸风和徐铮重得多。

除此之外,战堂新选出来的精英弟子全都是姚乐天的手下败将,哪一个不比林啸风和徐铮身份地位高……

这么一想,徐铮心里那点愤懑之气顿时烟消云散,同时又一阵郁闷、失意和悲哀。他原本以为给姚乐天当陪衬已经很是丢人,现在听了林啸风这话才意识到,更丢人的是连给姚乐天当陪衬的资格都没有,太打击人了。

“其实我倒是觉得他今天来真的并没有恶意,还记得当初咱们进内门时师父说的劝勉咱们的那些话吗?”林啸风叹了口气道:“进入内门之后,咱俩身为师兄却并没有照顾过他,说起来我就觉得心中惭愧,且不说这是咱俩跟姚师弟修复往日关系的最后机会,光是为了让师父高兴咱们也该跟他一道回去,你说呢?”

“嗯。”徐铮点点头。他已经被打击的一点傲气都没了,哪里还会有什么过多的想法。

何况他也知道,师父黄旭很重感情,一直希望所有的弟子都能够和和睦睦、相亲相爱。要是自己真的不跟着姚乐天一起回去,说不定师父会因此而难过。

去了心结之后,徐铮的脸色也好了很多。虽然路上依旧沉默寡言,鲜少跟姚乐天说话,但是起码态度上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一副敬而远之的样子。

与他不同,林啸风倒是很放得开,跟姚乐天说说笑笑,看似随意但是尺度却拿捏的很好。

这倒是也让姚乐天对林啸风高看了两眼,看来自己的这个大师兄也不全然只是会一门心思修炼,不懂得人际交往的宅男呀。

从洞府所在的山头到内门入口中间的距离也不短,直线距离也有二十来里远,加上山路曲折,道路就显得更长了。

不过三人修为不差,倒是也担心会疲惫。

一路走过来,但凡是有内门弟子看到了姚乐天,无论是本届的还是上一届的,全都会停下让路,行礼问好什么的更是不会少。

姚乐天也知道这是自己成为战堂精英弟子之首后应有的待遇,倒也没有矫情,非要玩什么平易近人,很是随意的点点头就算是还礼了。

对于他这么做,但是没人会挑他的理,觉得自己受了怠慢,反倒是见到姚乐天还礼还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满是崇拜的看着姚乐天步履不停的飘然走远,只觉得举止潇洒,真不愧是打上战堂、靠着实力勇夺精英弟子名额的强者,太帅了。

姚乐天可以这么做,林啸风和徐铮却不行,因此好些跟姚乐天问好的人身份和地位远比他俩高得多,因此他们也得行礼问好。这也让他俩真切的感觉到了自己跟姚乐天之间的差距之大。

尤其是徐铮,看着自己问好的对象正恭恭敬敬的向姚乐天问好,他忽然想起了林啸风刚才说的话:就算咱们想要当姚乐天的陪衬怕是也不够资格呀。

出了内门来到外门后,情况略有改变,虽然依旧有不少人向姚乐天行礼问好,但是起码林啸风和徐铮用不着再行礼问好了,当然俩人也没抢姚乐天风头的打算,而是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当起了陪衬。

此时此刻,无论是徐铮还是林啸风都不觉得给姚乐天当陪衬有多么丢人了。

显然是已经有人提前给黄旭报了信,当姚乐天三人来到观云峰山脚下时,就发现黄旭门下的弟子们几乎全都聚集于此,站立在道路两侧,颇有几分欢迎贵客的架势。

姚乐天甚至还从中看到了几个外门宗事堂的执事,其中就有方宏的师父阳原和范正的师父刘放。

只不过眼下两人看到了姚乐天,脸上只有微笑而没有丝毫的敌意,甚至多少还有点谄媚和巴结的神色。

一看到姚乐天,两人就已经一左一右的走了过来,满脸热情洋溢的笑容,嘴里也是连道欢迎。

此时此刻,姚乐天忽然有了种发了大财或者当了大官后荣归故里的感觉,看着阳原和刘放脸上的笑容,再想到俩人的弟子一死一残全都毁在自己手中,现在他们却表现的如此亲热,实在是让他有种很腻味的感觉。

“乐天呀,你回来探望师父,怎么也没有提前打个招呼呢,要是早点知道的话,咱们外门宗事堂也可以把场面弄的热闹一些嘛。”刘放笑道:“虽说你现在是内门弟子,又是战堂的精英,但也同样是外门走出去的,不管到了何时何地也不能忘了本呀。”

“原本呢,外门宗事堂的三大长老和十大执事是都该来欢迎你的,只不过你师父迟迟不肯下来,三位长老正在劝他,所以我们就过来了。”阳原也话里带话地道:“你师父也是高兴的很了,所以做事难免有些犯糊涂,你别往心里去呀。”

“哼,哪有让师父来欢迎徒弟的道理,两位执事你们居心何在呀?”姚乐天冷哼一声,再不理会他俩,朝着其他人点点头便飞快的朝着观云峰上跑去。

观云居内,三大长老的确在和黄旭说话,劝他下去迎一迎姚乐天。

三个长老的道理也很简单,虽说姚乐天是他的徒弟,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师父的架子不摆也罢。何况内门宗事堂也早已经传过话来,希望外门宗事堂这边尽力的拉拢姚乐天,借此增强他对门派的归属感。

黄旭身为十大执事之一,又是姚乐天的师父,与公与私都该尽力而为。现在他坐在观云居中不肯下山迎接姚乐天,实在有些欠妥当。

“宗事堂若有别的吩咐,我都可以答应,但是唯独这一次我是坚决不答应。”黄旭稳如泰山的坐在椅子上道:“姚乐天出息了,我也很高兴,但是无论他再有本事也同样还是我黄旭的徒弟,若是他不肯前来拜我那我就权当没有这个徒弟。”

“说得好。”外面传来一声喝彩声。

“谁在说话!?”三大长老之首的李宗良见黄旭死活不肯改主意,心里已经很是不快,但是却拿他没有办法,此时听到竟然有人喊好,不由得怒喝一声。

“是我,姚乐天。”说话声中,姚乐天已经推门进来,迈步走到黄旭的面前屈膝跪下,道:“弟子姚乐天拜见师父,我回来看您来了。”

“好,好,好。”黄旭看着面前的姚乐天,一阵激动,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徒弟出息了,他这个当师父的脸上有光彩。自打听说了姚乐天成为了战堂精英弟子之首并且即将参加天卫选拔,黄旭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散过。尤其是听着其他执事的恭贺和吹捧,看着以往跟自己不对盘的阳原和刘放也都对自己客气了不少,他的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但是真正让他欣喜和快慰的还是姚乐天此时此刻的态度。

虽说姚乐天已经今非昔比,但是在自己面前的这份恭敬却跟以往一样,甚至更多了几分孺慕之情。这才是让他最开心的。

黄旭虽为修真者,但是却始终无法割断与世俗中亲人的感情,这在为了追求天道而会主动斩断亲情的修真者中绝对是个另类。而他对门下的弟子也都是关爱有加,无论是天资优劣都是一视同仁。

哪怕是姚乐天,虽说当初因为闭关没有顾得上理会他,但是却依旧在关注着他。

后来每每想到姚乐天在外门受了那么多的冷落,他依旧觉得很是对不住姚乐天,为了弥补这份愧疚才费了老大的力气欠了不少的人情搞来个储物袋子给姚乐天。

付出这些,黄旭并不是功利的希望得到回报,只是因为他是师父,就应该对徒弟好。

正因为对待姚乐天时他只是单纯的师徒之情,所以刚才拒绝去迎接姚乐天时也才会如此的干脆。

无欲则刚。黄旭便是如此。他同样有着自己的坚守,倘若姚乐天真的自高自大到要他这个师父去迎接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跟他断绝师徒关系。哪怕是他明明知道姚乐天成为天卫之后,有了这层师父名分之后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也会这么做。

当然了,他这么做也是缘于他对姚乐天的信任。他相信姚乐天会自己上来拜见自己,而不是等着自己下去迎接他。

事实果如他所料,姚乐天来了,一如当初般恭敬。这让黄旭怎能不高兴,以至于看向其他三大长老时目光中都充满了骄傲,宛如在说:看,这就是我的徒弟,无论成就多高都始终恪守徒弟的本分,对我没有丝毫的不恭。

“起来吧,见过三位长老。”黄旭伸手将姚乐天搀了起来,满脸笑容地道。

南京梅山医院
南阳医专附属中医院
承德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杭州治疗妇科医院
太原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