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广东仁化超3000亩水稻歉收严重疑因工厂

2019-11-10 22:48: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广东仁化超3000亩水稻歉收严重 疑因工厂污染

  高宅村部分稻田成片禾苗枯死。

  禾苗上的斑点清晰可见。

  立冬刚过,素有粤北“鱼米之乡”美誉的韶关仁化县,被当地人引以为傲的稻谷已经收割殆尽,但在董塘镇高宅村、五一村等几个村庄,本该满怀收获之喜的村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董塘镇超过3000亩的水稻歉收严重,村民们将歉收矛头指向了附近的一家冶炼工厂。去年,工厂周围的几个村庄曾发生血铅超标事件,上百名儿童出现血铅超标,村民称水稻歉收也是工厂长期污染所致。

  省、市、县的调查组几次入村调查,一直未拿到工厂污染导致水稻歉收的直接证据,具体歉收原因也尚不明确,当地村民面临着莫名受灾而恐将长期受灾的风险。

  水稻现莫名斑点

  在高宅村三组旁的一大片稻田,三十余块稻田里的稻秆上都出现了斑点,部分稻田的边缘部分还出现了成片禾苗枯死的现象,在一块约40平方米的稻田内,超过一半的禾苗全部干枯,干枯的稻穗均是空壳,没有一粒有米

  从仁化县城出发,顺着省道S246一路往西,道路两旁一片开阔,是粤北山区难得的良田所在,远远望去,到处都是收割后留下的金黄的稻秆,景色十分迷人。

  但是在董塘镇高宅村,远看还很美丽的稻秆,近看叶子上却全是或褐色或黑色的斑点,有的呈点状,有的连成一片,死灰色一片。

  村民王贤好(化名)说,这些斑点从9月中旬就开始陆续出现,然后便迅速扩散,受影响的水稻不断增加,“最开始还只是叶子长斑点,后来就有稻穗也开始变黑,甚至部分禾苗枯死掉了。”

  “正常情况下一亩地能收900斤以上,现在只有不到600斤,收成减少了三分之一以上”,王贤好无奈地说,“村里有些人家收成不到500斤,大多数都是在600斤左右”。

  高宅村旁的五一村,多数水稻也出现了类似的斑点,不过受灾情况略轻,在尚未收割的几块稻田里,稻秆叶片上有些许斑点,大多还未成片,枯死的现象也略微减少,但据村民们介绍,五一村的受灾面积较多,超过了1200亩,少数村民家的收成减少也较多。

  村民钟华文(化名)家种了3.5亩水稻,往年能收3000余斤,今年只收了近2100斤,“以前100斤稻谷可以打60斤米,而现在最多只能打50斤了”。

  高宅村村委书记叶国华向证实,高宅村和周围的几个村庄确实出现了水稻减产的情况,“我们村的400多亩水稻田大部分受灾,多数减产了两成多,有些严重的可能有四成”。

  他还介绍,这次并不是当地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今年上半年的早稻时就发生过一次小范围的灾情,但由于范围较小,未引起重视。

  钟华文说,由于出现了莫名的斑点,高宅村、五一村和周围几个村庄的稻谷被收购的商人拉入了黑名单,“一听说是五一的,马上就说不收了”。

  村民疑工厂污染

  对于水稻出现斑点和枯死的原因,村民们一致将矛头指向高宅村内的中金岭南丹霞冶炼厂。水稻减产后,五一村的村民曾找到工厂,工厂方面则表示与水稻减产无关,称他们排放的废气一直都是达标的

  据村民介绍,高宅村内的丹霞冶炼厂前身是一个硫酸厂,90年代初期落户当地,后来逐渐扩建为化工厂,再到现在的冶炼厂。

  村民李民方(化名)说:“才建厂那些年,废气废水污染十分严重,经常熏得我们眼睛都睁不开,最近几年水污染基本上没有了,但时不时仍然有黑烟冒出。”

  70岁的王阿婆则表示:“那个厂建了没几年,我们水稻的产量就开始下降,去年和今年减得最多。”

  据了解,去年2月,董塘镇的高宅村、五一村和多个村庄,陆续出现儿童血铅超标现象,当时村民就将矛头指向了丹霞冶炼厂,但是工厂一直声称不是他们的问题,最后以政府和工厂共同出资补助村民收场。

  不过,在当时的排查中,就曾发现当地的花生等农作物受到重金属污染,所以工厂方面也作了相应的农作物补偿,并且和高宅村签订了补助协议,每年给高宅村补助19万元,平均每亩田100元左右,共补助10年。

  所以,在这次水稻减产发生后,村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丹霞冶炼厂,至于为何这两年才集中爆发,村民则归咎于工厂这两年的扩建产能的提升。

  在高宅村看到,丹霞冶炼厂的占地面积巨大,有数个烟囱,大多都冒着白烟,只有一个高达数十米的大型烟囱没有冒烟,王贤好介绍,平时就是这个烟囱在冒黑烟。

  试图进入厂内,但被保安制止,透过厂门,可以看到厂内悬挂着“为提升产能至15万吨奋斗”字样的标语,工厂周边也有挖掘机在平整土地作业。据相关资料显示,丹霞冶炼厂前期的产能只有10万吨,标语证实了其正在提升产能的传言。

  据几名工人介绍,最近四天工厂暂停了部分生产线,原因是“这几天有人来检查,11号才会恢复”。

  叶国华也向证实:“有时候确实可以看到工厂的烟囱冒出大量黑烟,附近的村民有时候在家中都可以闻到刺鼻的气味。”

  村民李学鹏(化名)家离工厂最近,他也深信就是工厂的污染导致了他家水稻的减产,“家里有时候都会有一层黑灰,以前又出过血铅的事,我们没有理由不怀疑他们”。

  调查尚无明确结果

  对于村民的投诉和质疑,仁化县从9月中旬开始,陆续派出数个调查组前往当地调查,但至今尚无明确的结论,相关处理方案也一直未能出台

  仁化县负责分管农业的副县长黄付养向介绍,9月中旬,由农业局和环保局组成的调查组就已进村调查,当时调查没有发现工厂有污染的行为,但也没有发现水稻发生灾害的原因。

  随着受灾面积的扩大,仁化县请来了韶关市农业局的专家组,专家组进村采集了上百份样品。在这次专家组的调查报告中看到,水稻受灾的最终结论是9月下旬袭击韶关的强风“天兔”所致,与种子质量和病虫无关。

  村民们随后对这份调查报告提出了异议,因为灾情在台风来之前就已经发生。

  随后,仁化县请来了省农科院的专家组,专家组在11月3日出具的调查报告上,看到调查查明受灾稻穗受到了稻黑孢霉菌、弯孢菌侵袭,但是是否因其受灾,尚需要进一步调查。

  至于为何董塘镇的水稻会受到这两种病菌的侵袭,是否与当地工厂污染有关,并没有给出相关的说明。

  黄付养表示,董塘周边地区矿产丰富,其中铅、锌矿最多,在全国占有重要地位,当地土壤表层的重金属含量普遍超出了国家标准,所以去年当地出现血铅超标、农作物重金属超标时,丹霞冶炼厂等工厂都声称与自己无关,是土壤的原因。

  从去年开始,当地就陆续关停了13家可能造成污染的企业,留下的丹霞冶炼厂也是经过投入大量资金,加装了脱硫设备,“相关数据是实时传递给省里和市里的,他们说不可能有造假的机会,我们县里的环保局有时也在附近安装流动测试设备,都没有查到过有超标排放的问题,尽管大家都怀疑是工厂污染的原因,但是我们查不到相关的证据”。

  黄付养介绍,初步统计的水稻受灾面积超过了3000亩,范围除了高宅村、五一村以外,还扩散到了周边乡镇,“受灾超过三成的应该不算多数”。

  他坦承,由于尚未查到这些水稻受灾的真正原因,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和污染有关,找不到相应的单位和人,所以目前关于受灾农户的善后方案还没有提上日程,还需要继续调查下去。

  手记

  既要注重善后更需关注长效

  当前,水稻种植户陷入困境,水稻吃、卖不得,在调查真相的同时,应该尽快启动善后工作,解决这批水稻的出路,解决种植户的吃饭问题,老百姓的民生问题应当放在工作首位。

  另外,不管董塘镇这次水稻歉收额最终调查结果如何,可以肯定的是,由于先天的原因,当地的农田土壤重金属含量并不达标,再加上后期相关工厂的原因,地方政府部门应将重点关注如何改善当地土壤重金属含量超标的问题。

  据黄付养介绍,仁化县根据相关专家的建议,已经在丹霞冶炼厂周边一公里的范围内推行土地流转,引进企业开展水稻制种,确保在超标土壤上不种植直接食用的农作物,让当地村民不再承担土壤重金属超标带来的损失,目前推行的面积已经达到3500亩,而这次受灾的稻田都在这3500亩之外,“如果没有及时推行这项政策,损失将更大”。

  除此之外,当地还在部分重金属区域开展生态修复试点工程,目前的试验结果表明土壤修复对改善重金属超标问题有一定作用。

  其实,农田突然重金属超标的问题并不仅仅存在于仁化,在珠三角,乃至全广东省,因为先天或后天的原因,或多或少有存在,农田土壤重金属治理任务艰巨,事关农民的生存以及更多老百姓的食品安全,需要引起各地重视,并进一步加强治理,在治理中创新方式方法,并且长期坚持下去。(文/图南方胥柏波实习生崔嘉祺发自韶关)

  原标题:广东仁化超3000亩水稻歉收严重疑因工厂污染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家居优品
交通笑话
电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