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枭妃不外卖:魔君,饿了么 第一百九十章 沉乐

2020-01-16 19:59: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枭妃不外卖:魔君,饿了么 第一百九十章 沉乐

这个人,绝不是沉欢!

尽管容貌、衣着,一模一样,可是他的神态,眼神,与沉欢相差甚远!

这时,听到云沫苏的质问,他歪着头看着云沫苏两秒,随即抬起了右手。

只见他的右手中,拿着一个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碎片。

看到这块碎片,云沫苏瞳孔微微一缩:“这是……”

没等云沫苏深想,就见那个人随手将碎片一扔——

“唰!”

黑暗空间中陡然破开一道口子,将碎片吞了进去!

“我叫沉乐。”

这时,那人说话,声音中天生带了淡淡的冰凉疏离,算是回答了云沫苏的问题。

“沉乐?”

听到这个名字,再看看这人与沉欢一模一样的长相,云沫苏不由得问道:“你跟沉欢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的保险。”

沉乐的语气依旧冷淡不变,他从半空落了下来,与云沫苏齐平,他道:“心魔剑匣打造之初,就是双生器灵,他为主,我为辅,若是他出了问题,我就会暂时出现,与心魔剑匣的主人对话,保证心魔剑匣的运转。”

“沉欢出问题了?!”

云沫苏抓住沉乐话中的重点,她一惊,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消耗略大罢了。”沉乐表情不变,“而且他还有其它的事要做,所以暂时由我顶替他与你对话。”

“他什么时候能好?”云沫苏又问道——

她这些日子繁忙,许久未见沉欢,却没料到沉欢出了事!

她这个做主人的真是太失责了!

见云沫苏焦急的模样,沉乐沉默数秒,随即道:“不知道。”

听到这话,云沫苏语气一滞,也沉默下来。

“我先出去了。”云沫苏似乎心情不太好。

“嗯。”沉乐依旧是那副冷淡表情,似乎对云沫苏的去留并没有任何感觉。

看着沉乐顶着与沉欢一样的脸,作风却完全不同的模样,云沫苏只觉有些别扭,直接离开了黑暗空间。

云沫苏离开后,沉乐盯着她消失的位置看了许久。

“讨厌我……吗?”

沉乐喃喃。

尽管说了伤自己心的话,可他依旧是那副冰冷模样。

似乎并不在意云沫苏对自己的评价。

与沉欢对云沫苏的依赖不同,沉乐完完全全的,将云沫苏当成了外人,甚至是陌生人一般!

所以即便云沫苏的举止再怎么排斥他,他似乎都不会有半分伤心。

……

“唰。”

灵魂意识回到本体,云沫苏睁开了眼,那神情似乎有些低落。

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初,沉欢就一直陪着她,尽管她会因为繁忙而偶尔忽略了沉欢,可并不代表沉欢对她来说不重要。

如今沉欢不见了,自己却连他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这让云沫苏有些挫败。

只是很快,云沫苏再次懊恼起来。

“沉乐……”

云沫苏喃喃,“沉欢虽然更重要,但沉乐也是心魔剑匣的器灵,与我更是第一次见面,我却只念叨着沉欢,与他一声招呼都没打……”

我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好像将沉欢消失的气,都撒在了沉乐身上似的!

各种复杂情绪交织在一起,再加上之前没有好好休息,云沫苏只觉脑袋一阵昏昏沉沉,不知何时,她困倦的闭了眼,继而呼吸平缓,睡着了。

……

一觉睡到下午,云沫苏才醒。

伸了个拦腰,云沫苏感觉精神好多了,便起来洗漱一番,换上了衣服,打算去郁清持那边叫他一起吃晚饭。

“吱呀。”

云沫苏打开房门,忽然发现隔壁的客人恰好在这时也开了门,她下意识朝隔壁看去。

恰好,隔壁的客人也朝她看来。

一瞬间,两人愣住。

“是你?!”

“你——?!”

云沫苏与赵风烈同时开口,两人诧异的看着对方。

云沫苏是惊讶,赵风烈先是惊讶,后是气愤!

他上前一步,抓住了云沫苏的手腕,气哼哼道:“可算是找着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了!”

云沫苏:“???”

啥、啥情况啊?

“之前的破事就算了,昨晚你居然把我一个人丢下对付那些黑衣人?!”

赵风烈立刻控诉着云沫苏的“罪行”,他几乎要气得背过去了:“我说你这女人还有没有良心?我可是为了救你才身陷困境的诶!”

“呃……”

赵风烈的一顿抢白,让云沫苏一时无言,数秒后,才勉强憋出一句:“那个……你先放手吧。”

云沫苏不太喜欢陌生人的接触,她下意识想把自己的手腕抽出来,然而赵风烈却抓得更紧了!

“不放!就不放!”

赵风烈说着,挑衅的看着云沫苏,他道:“放了你你说不定又要跑路了!哼!我还不知道你的德行?”

看着赵风烈蛮不讲理的模样,云沫苏只觉一阵头疼,她忍不住道:“那晚你算什么救我……你就是路过那里,被黑衣人盯上,为了自保才动手的而已,没了你我也一样能跑,你不要搞错了。”

云沫苏虽然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但赵风烈的行径明显不算帮她,只是个过路人自保罢了,无论如何都没法把这笔账算到她头上吧?

本来云沫苏对赵风烈还有些愧疚,她虽然不欠赵风烈,但赵风烈也是因为自己才遭受无妄之灾,可赵风烈这蛮不讲理的举动,让她心里的愧疚立刻消失了。

这个男人,莫非是什么想敲诈自己的无赖不成?

看见云沫苏嫌弃的眼神,赵风烈顿觉一阵无名之火从心里头烧了起来,他气道:“好好好……就当小爷我好心没好报!这事是我自作多情了!那再之前的事呢?你把那个晦气女人往我身上丢是什么意思?!这总归是你的错吧!”

提起这件事,赵风烈就更气了!

“呃……”

云沫苏无言,若黑衣人的事她还占理,那席羽的事,就是她理亏了。

归根究底,还是那晚她一时兴起的错!

“不如你先放手,我们再好好谈谈?”

云沫苏的重点依旧放在自己被赵风烈攥住的手腕上,被人这么拽着,云沫苏实在没什么心情谈话——

她真的很讨厌陌生人跟自己这样亲密的接触。

“我就不放!怎么了?”

然而,赵风烈却还在踩她的雷区。

“那样的话……”

云沫苏的眼神微冷,“就多久得罪了!”

下一秒,云沫苏反抓住赵风烈的手腕,继而一个扭身——

“砰!”

将赵风烈来了个过肩摔!

洪江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中山大学附属博济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牛皮癣大连哪家医院好
南充著名白癜风医院
营口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