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捉妖记 第八十一章 一线天光 中

2020-01-16 22:31: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捉妖记 第八十一章 一线天光 中

杨树浦、陈殿英二人和牛正并肩站在一线天边上,李光等人紧跟在他们后面,他们一起注视着对面,只见花无缺领着一群人隐在山石后面,森森的箭芒却是逼人生寒,刚才的一阵箭雨,己方已经损失了十几人,很明显,这样强攻是绝对不行的。

但是,对方紧守在对面,要想冲过这一线天,除了强攻,却又毫无办法。

杨树浦忽然对明叔说:“明叔,你的术法精深,是不是可以利用你的飞虹术在这一线天上架一道飞虹桥,这样我们的人就可以很快冲过去了。”

明叔苦笑一声,“杨兄弟,其实我的飞虹术虽然能平空架桥,但是,却并不能支撑一个人的体重,更别说一下子上去那么多的人了,再说了,花凤娇就在对面,她会让我安安静静地架起飞虹桥吗?”

“那么,我们就和来个隔山打牛。”于同刚说了这一句,立即住口,“隔山打牛”这不是分明在影射牛老大吗。

好在,牛正倒是大人大量,并没有和他计较,相反地反而向他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于同惴惴不安地说:“牛老大,我的意思就是,既然他们在对面守着,我们一时过不去,不如就在这边用箭射,用石头砸,再让明叔用术法袭击他们,只要把他们的有生力量消耗掉,最后还不是一样突破过去。”

“嗯,有点道理,这也是一个办法,不过,却是一个笨方法,这样长久地下去,一定还会有其它的门派赶来,那样的话,天鹰宝藏再多,也会被分穷的。而经过长时间的进攻,我们的力量一定会受到很大的伤害,一旦那些人存心不良,我们难免要吃亏。”牛老大摇头否决了于同的方法。

“老于的方法虽然不行,但是老于这人却行。”曹凡说:“谁不知老于号称‘鬼不惹’,他的那个包裹刀枪不入,只要让他在前面挡住箭雨,我们就可以趁机冲过去了。”他一向和于同不和,所以才想出这个主意,目的自然是想让于同坠下一线天,他从此也少了一个对手,这一着不可谓不毒。

“曹凡,我看你的鸳鸯刀舞起来一样刀枪不入,你为什么不在前面掩护我们?”于同愤怒地说。

“哎,大家不要吵,像你们这样,什么时候能想出好办法来。”王庭坚不耐烦地说:“你们说的这些简直和放屁一样,且不说一线天一步难越,就是让你们施展,你们自问能够冲过花氏姐弟和朱魁的袭击吗,反正我是不行的。”

曹凡和于同都低下头去,他们的修为较之王庭坚不止差了一个档次,王庭坚做不到,他们自然更不行。

这时,于同走了出来,他未言先笑,“我看大伙儿都不行,只有孙兄弟他的功夫别树一帜,或许可以突破对方的封锁,他刚才那么密集的箭雨都能挡住,现在的攻势比刚才要弱得多,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只要他能冲过去,打开一个口子,我们就可以乘胜追击了。”

“对呀。”众人一起叫好,于同所言确是有理,他们一起把目光转向孙小毛。

谁知孙小毛却是连连摇头,“不行的,不行的,你们看那一根根的独木桥,又长又细,即使是普通人走在上面,也未必能吃得消,我的体重足足是你们的两倍有余,只怕我还没走到上面,就折断了,别看我现在像个肉球,一旦摔到悬崖下,一样是个肉饼。”

众人听了,看看孙小毛那圆溜溜的身体,再看看那架在半空的独木桥,不由都是大笑起来。

笑完以后,众人更加发愁了,这一线天,真的就无法过去吗?

王庭坚无奈地叹口气,对牛正说:“牛老大,恕我直言,这一线天天险,除了是风行者借用山中风向,或者可以趁他们防备懈怠时,可以冲过去,其它的,即使是飞鸟也无法飞越,更何况是人了。”

“风行者!”众人暗叹一声,即使是风行者,他们可以凭借自身的修为,横跨数十米,但是,他们难道就能轻易地突破花氏姐弟那变态的攻击吗?

牛老大终于有点不耐烦了,“娘的,这样不行,那样不行,我看,现在只有和他们耗下去了,好歹也要在这里和他们斗上一斗,与天斗,其乐融融,与马匪斗,其乐更融融。”他一挥手,对曹凡说:“你让弟兄们也回敬他们一轮箭雨,我就不信我们射不过他们。”

谁知曹凡却是双手一摊,“老大,我们这些做马匪的,一向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从没有用过什么弓箭,一时之间,你让我到哪里去找啊。”

“你,你这个笨蛋。”牛正刚想再赏曹凡一脚,耳中却传来萧琰的一声冷哼,“牛老大,别磨蹭,你现在就命令你的人马向鹰愁崖发动总攻,记住,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一线天,如果你能拿下鹰愁崖,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以后就是这里的主人啦。”

“鹰愁崖的主人!”这是多么大的诱惑啊,牛老大一听这话,立即来了精神,跳到一块大石上,大声呼喊,“弟兄们,前面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了,那里面的天鹰宝藏正在向你们招手呢,我们只要能冲过去,金银珠宝,还不是应有尽有,弟兄们,冲啊!”

“冲啊!”一众马匪嗬嗬怪叫,他们的眼睛都变成了赤红色。很显然无限的欲望让他们都失去了理智,他们一个个手执长刀,义无反顾地踏上了独木桥,然而,对面的花无缺只是轻轻挥了一下他手中的黄色令旗,便从摩崖岭上飞出了一篷箭雨,几座独木桥上的十几人,几乎无一幸免地跌下了深深的悬崖,一声声骇人的尖叫声,终于吓退了后一拨就要踏上独木桥的马匪。

这些人久在桷树林中,一直靠杀人越货为生,这些日子偏偏不知从哪里来了个老大,非要他们做新一代有品味有修养的马匪,他们虽然心中一百个一千个的不服,不就是马匪吗,为什么还要有修养有品味呀,真的有修养有品味,那么干脆去南朝的京师做个头面人物得了,可是,在那个老大的强势面前,他们也只能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了。

今天好不容易遇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能冲过去,就能发笔横财,也许从此就能摆脱那个不识相的老大,所以,这些马匪的野性完全被激发了出来,多少天来的郁闷终于在这个时候找到了一个渲泄的窗口。

仅仅是迟疑了片刻,又一拨的马匪又冲上了独木桥,这一次他们的攻势更加的猛烈,有几个人甚至就要冲到了对面,可是,就在他们快要看到希望踏上对岸的时候,又一轮箭雨射来,他们更是无一幸免地全部坠入了悬崖。

牛老大愤怒地说:“娘的,曹凡,于同,你们给我掩护,放箭放箭。”

曹凡无奈地说:“老大,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弓箭,不知飞蝗石和铁线箭有没有用。”

“当然有用啦,还不快点。”牛老大恼怒地说:“娘的,等以后我们占领了鹰愁崖,一定要训练一支强大的弓箭手,哼,射他娘的。”

牛老大骂骂咧咧,曹凡于同等人已经招集了他们门下的暗器高手,一时间飞蝗石,铁线箭如飞蝗骤雨一起卷向对面,不过,这些暗器虽然厉害,射程却是无法和弓箭相比,但是,也有效地压制了对面花无缺的箭雨,第三拨居然闯过去几人,可惜的是,他们刚刚踏上对面,花凤娇便是一通拳打脚踢,十几人眼见又全部落到了鹰崖下。

明叔眼见几轮攻势都是无果而终,不由皱皱眉,悄悄对牛正说:“老大,我看这样也不是办法,不如,我们暂时停下来,等到夜里再出其不意地攻过去,我想,他们总不会全天候地防备我们吧。嘿嘿,有千日做贼的,还有千日防贼的吗?”

“对,对,你说得有理,就这样,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白天不行,就给他夜里来个突然袭击。”牛正大声地说,生怕对面听不到似的。

“可是,明叔,我们这么多人,给支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呀。”李光不免担心地说,他们青门这一次只来了十几人,自己的给养自然没问题,而现在几拨马匪聚在一起,后勤补助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牛正却不管这些,他转身对身后的贾付说:“老二,让弟兄们想办法搞点吃的,我倒要看看,最终是谁耗死谁。”

贾付说:“没问题,不就是吃的吗,还不是马上就来。”

杨树浦笑了笑:“老二,这些暂时就不劳你费心了,我们水仙花派正好带来了好多干粮,不如大伙儿就着山泉将就着吃一些吧。”

牛正大刺刺地说:“好,很好!难得你们水仙花派考虑的这么周到,就这样办了,弟兄们,我们先谢谢水仙花派的门主大人,有了吃的,我们就有了和他们耗下去的本钱,娘的,老子非耗死他们不可。”他却在心里说:“两位要命的小主子,你们这一次可说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了,这样死磕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你们自己不露面,尽在这幕后指挥,也太不仗义了吧。”

而现在,那两个不仗义的小主却正在摩天岭的峰顶,俯瞰着烟雾弥漫的一线天,他们自然不会因为牛老大的抱怨而改变他们的主意。

“哥,你好像有点不高兴啊。”王双见萧琰的脸色阴沉,便关切地问。

萧琰叹口气,“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刚才见那么多人,为了强行突破一线天,就那么无辜地丧身,心里有点不好受。”

“哥,你呀,又钻牛角尖了,是不,你知道曹凡他们那伙人都是怎样的人吗?”

“他们不就是一群马匪吗?”

“是的,他们就是一群马匪,不过,他们是一群杀人越货,毫不眨眼的马匪,每一年,不知有多少善良的人的性命丧在他们手里,现在,就让他们却狗咬狗好了,这些人渣多死几个,就会幸福很多人。哥,你说是不?”

“是,是的,双儿,可我还是舍不得。那毕竟一一群鲜活的生命啊。”萧琰还是无法释怀。

“好啦,好啦,我的好哥哥,我知道你是大英雄大豪杰,要拯救一切世人,那么,你就下令让牛老大不要再猛攻了,让他死守加骚扰,只要把对面的那群马匪牵绊在这里,我们就乘机偷偷地溜进去,只要想办法找到阿提那,我们就可以深入了解这群马匪了。”王双明知道这样一来,不能给鹰愁崖的马匪以有效的打击,对于自己的行动将会非常地不利,但是萧琰宅心仁厚,他想这样做,她也不忍拒绝。

南靖县医院
祁门县人民医院
赤峰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浙江治疗龟头炎方法
泰州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