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不灭龙体 第五章 果然,又来了一个!

2020-01-16 14:32: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灭龙体 第五章 果然,又来了一个!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柳潇潇,此时一双美目闪烁着点点异样的光芒,瞧向龙云,可以说,龙云与心剑一脉的仇怨,都是她一个人引起的。

当初龙云与柳潇潇几人参加玉剑门招收弟子考核的时候,就是因为柳潇潇多与龙云说了几句话,才被王炳和刘平之所憎恨。

两大世家子弟没有将一身破衣烂衫的龙云放在眼里,所以才会咄咄逼人,而龙云同样也是倨傲的性格,自然不会买他们的账,连同柳潇潇也被他列入不可理喻的角色。

柳潇潇初不过是对龙云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气势感兴趣,直到进入玉剑门之后,先是王炳和刘平之败在了龙云之手,现在连裴跃师兄也败在了他的手里。

这让出身世家的千金小姐对龙云越来越感兴趣,瞧向龙云的目光,多了几分暧昧。

“不。。。不可能!你这个邪门歪道,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迷惑了我的神智?”适才那一瞬间神识的停滞,让裴跃登时以为,龙云是施展了什么邪门歪道的手段。

当即大声吼道,他不甘心就这般失败,不甘心在心爱的小师妹面前如此狼狈,而且龙云才凝气境界的修为。

而自己则是比他高过一个等级的修为,如果不是施展什么邪门歪道的功法,决计不是自己的对手!

况且,心剑一脉的每一个人,他都没有将其放在眼里,都是一群废物而已,但是此时,自己却被这些废物中的一个击败,以裴跃骄傲的性格,如何能够受得了?

“井底之蛙!你说过,谁的拳头硬,谁就是道理,现在很显然,我的拳头比你稍微硬了一些,不过我大人有大量,不会为难你们,我的要求只有一个,给我滚出去!”龙云双目微眯,淡淡的说道。

裴跃仿佛被龙云狠狠一记耳光抽中了一般,双目一片赤红,目光也是充满不甘之色!

心剑一脉的十六名弟子,此时已经彻底的震惊了,他们从来没有感受过胜利的感觉,一瞬间,扬眉吐气!一瞬间,他们挺直了腰杆!

“再说一遍,滚!”龙云的脸色旋即冷却了下来,让王炳和刘平之脸色大变。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间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单手拍在裴跃的肩膀,嘴角勾起一抹温和的微笑,真气透过手臂传入裴跃的体内,将他的情绪也是瞬间压制了下去!

龙云眉头微微一皱,来人的修为,竟是达到了后天八境第五境,敛神境界!

这等境界,他没有丝毫的胜算!

“是你,要我师弟滚出去么?”来人方一落地,便开口说道,脸上也是闪过一抹精芒。

未等龙云开口,元辰率先一步挡在了龙云面前,微微道:“权观信,难道你要以大欺小不成?”

权观信,人剑一脉第五弟子,同样也是种子弟子,四窍凝气境界,算不上是天才,只能算是上等资质,不过却是深得人剑一脉长老段天意喜爱,修为是第五境界敛神之境的修为。

听到元辰的话,权观信哈哈大笑道:“元辰,按照你的说法,我挑战你,便不算是以大欺小了吧?”

元辰一怔,没想到权观信竟然会这般说话,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回答。

“也罢!念在你入门不过一年,我即便胜了你,也未让其他弟子笑话,所以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我会过来挑战你!”权观信瞧了一眼龙云,目光闪烁道。

元辰方要开口,龙云却是淡淡的说道:“一个月后,随时恭候大驾,不过,希望这是后一次,我之前便说过,我没有时间接受你们人剑一脉一个又一个的挑战,所以,你是后一个!”

权观信冷笑连连:“你放心,绝对会是后一个!”

言罢,带着裴跃等人,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柳潇潇却是回过头来,朝着龙云嫣然一笑,那笑容,竟是包含着一种特殊的情绪,让龙云心中也是冷笑不已。

这个女人,不简单!

“小师弟,那权观信乃是敛神境界的强者,你怎能这般冒然答应他的约战?”元辰见权观信等人离开,登时朝着龙云问道。

龙云却是嘿嘿一笑道:“大师兄放心,有师父做主,我怕什么?到时候大不了直接认怂就是了!”

“呃。。。”元辰没有想到,龙云竟会直接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正值错愕之间,薛人齐那矮胖的身形从一侧的厢房之中缓缓走了出来!

薛人齐本身是化骨境界的修为,身为一脉长老,修为比其他支脉的弟子还要低,这的确是有些说不过去,不过这也是心剑一脉的现状,薛人齐法改变什么。

“师父!”心剑一脉的弟子见到薛人齐到来,纷纷迎了上来!

薛人齐的目光落在龙云的身上,微微一笑道:“很好,居然这么又突破到了凝气境界,龙云,你没有让我失望!”

龙云微微颔首,却是没有说话。

“师父,小师弟是七窍凝气呢?”一边的陈杰忽然间开口说道。

话音落,包括薛人齐在内的众人部震惊万分,七窍凝气,传说之中的绝世之才,百万人中难出一个的天才。

“龙云!”薛人齐的话音有些颤抖,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发问。

龙云点了点头,默认了这件事情,让薛人齐倒吸了一口凉气,在玉剑门的历史上,都没有出现过一名七窍凝气的天才,龙云,这个让他充满了希冀的弟子,终于没有让他失望。

“龙云,你随我来一趟!”薛人齐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下起伏的心情,开口说道。

龙云点了点头,他知道,薛人齐要带他去什么地方。

心剑一脉的大院后山,有一座单独的祠堂,剑石就在那祠堂之中,岁月的流逝,这祠堂早已经破败不堪。

屋顶生满了茅草,小院中也是杂草丛生,残垣断瓦散落在地上,显得极其萧条。

龙云站在薛人齐的身后,望着一片狼藉,心中不禁也是微微叹息,剑石的沉沦,也使得玉剑门失去了对它的兴致,才会导致如此。

“三千年的时光流逝,已经让剑祠彻底的破败,如今能够保留下这些,已经是先祖的庇佑了,龙云,随我进去吧!”薛人齐叹了口气,率先走入了剑祠之中。

龙云紧随其后,作为心剑一脉的传承剑石,已经距离如此之近,都法感应到那凌厉的剑气,足可见,剑石受到的伤害是多么的巨大。

剑祠并不十分豪华,但却异常的宽敞,证明着心剑一脉辉煌的过去!

就在那祠堂的正中心,一块足有丈余高度的漆黑大石矗立在那里,黝黑的石头黯淡光,就如同普通的黑石一般,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那黑石的顶端,一道刀痕怵目惊心,似乎要将整块剑石完劈开,一直蔓延到了将近一半的位置。

“应该就是这道伤痕,伤害了剑石的本源,使得它元气大伤,法感应到弟子们输入的意志,从而法传承上剑术!”龙云心中暗想道。

抚摸着剑石之上那巨大的伤痕,薛人齐眼中闪过一抹悲伤,幽幽道:“这道刀痕,是三千年前妖域魔君所留,本意是要毁掉剑石,但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没有毁掉,不过饶是如此,也给剑石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害,以至于三千年的岁月摧残,我心剑一脉如此凋零!”

龙云闻言不禁暗暗点头,果然如此,妖域群魔居然对玉剑门如此恨之入骨,足可见当年玉剑门的强大。

不过再强大的宗派也始终法经得起岁月的侵蚀,如今的玉剑门,已经没落到了底层的小宗派之流,再不现往日的荣光。

“我们这一脉,之所以被称为心剑一脉,顾名思义,就是以心为剑,以意为剑,龙云,把你的手贴在剑石上,感悟剑心!”薛人齐脸上终于凝重了起来,朝着龙云郑重的说道。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口碑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刘珍
亳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内蒙古看妇科医院
三亚手术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