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日本4G表现并不成功5G还仅仅是一个愿景

2019-07-12 21:31: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日本前三大电信运营商NTT DoCoMo、KDDI(au)软银(SoftBank)竞争非常激烈,虽然不像中国三大运营商的“肉搏战”,但是,在宣传攻势上还是剑拔弩张。在东京的玉田机场、新宿街大楼、汽车专卖店以及日本电视台,笔者亲历了日本运营商的4G络比拼。在东京某县区,凡是有卖汽车的地方,都上了NTT与au的广告,软银甚至将电视台的广告播放到凌晨2点钟。高科技发展太快了。4G的“拉锯战”在继续,日韩已是成熟期,欧美却刚刚商用,中国4G还在试水“发牌期”。而我们看到,发达国家的5G的计划出炉了。NTT已抢先公布了5G络计划细节。计划通过使用大量的天线元件来实现高频带宽的信号传输,相对4G来说,5G络将会比4G快100倍。此前,华为、三星、爱立信等企业均提出过5G络初步设想,而实际能够开花结果的时间,多数预测为2020年,距离现在至少7年。不过,有业内人士认为,日本在4G方面的表现并不成功,5G仅仅是一个愿景。相比之下,中国4G市场比日本更具有潜力。日本4G真的不成功?在爱立信亚太区执行董事长兼爱立信中国董事长马志鸿公布的全球4G国家排名中,韩国51%、新加坡30%、日本25%。从数据上看,日本4G确实与韩国相差甚远,比起新加坡低出5个百分点。但是,日本却是全球4G动作最快的国家。在日本一家独大的NTT DoCoMo在2010年12月正式推出品牌为“Xi”的4G-LTE服务,短短一年内就突破了100万用户大关。如今,4G用户早已过千万。NTT除了重视4G营销政策,迅速扩大用户规模外,在4G方面研发投入超过千人,投入资金超过100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60亿)。那么,4G给NTT营收带来那么实质性的转变,4G是否出现了“杀手级”的业务?NTT执行副总裁阿佐美弘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4G给用户带来了高速的体验,诸如视频、购物、阅读等。NTT在媒体内容、商业、金融支付、健康医疗、教育、M2M和安全、环境生态等方面和其他合作伙伴一起拓展运营商的服务范围。由于日本走向老龄化社会,教育和医疗等是他们今后服务的重点。然而,野村综研(上海)电信行业研究副总监却撰文指出,从日本的情况来看,4G短时间内不太可能大幅度提升ARPU值。为了快速推广,合约计划没有大幅度提价。同时,也没有看到“杀手应用”出现大幅吸金。第一、对比日本几大运营商4G套餐和3G套餐,价格相差无几,增量不增收;第二、日本国内通信市场早已饱和,增速放缓。4G方面增长后继乏力。TD-LTE中国潜力?中国12月份发TD-LTE牌照,日本运营商也非常关注,因为这个同一个生态链,中国拥有12亿用户,尤其是中国移动7亿多,TD-LTE在4G时代,拥有一席之地。与NTT不同,日本第二大电信运营商软银,于2012年2月,在东京、名古屋、大阪等城市正式推出TD-LTE商用业务,其络由中国企业中兴、华为各建1000个基站。TD-LTE与FDD-LTE孰优孰劣的问题,仍然存在争议。韩国电信络集团络战略副总裁池永夏为中国的TD-LTE的4G制式伸出了“橄榄枝”。并公开表示,“中国移动在主导的TD-LTE前景光明。”而有更多国内观点认为,TD产业链不成熟,尤其是终端兼容性问题,没有形成一个良性生态系统,更容易陷入日本经济的“孤岛危机”。(所谓孤岛危机,是指国内大企业招标采购没有全球化视野,从而导致技术标准与国际部兼容,导致闭关自守,从而落后。)对此,爱立信CTO艾华信在爱立信商业创新论坛上接受笔者采访时说,TD-LTE与LTE FDD在宏观上属于同一技术大家族,虽然FDD在等生态系统上具有优势,在成熟度上领先两三年。但由于二者对频谱利用的更有效,所以都有存在的必要。譬如,爱立信、中兴、华为已在香港建设TDD与FDD融合。爱立信东北亚区总裁杨席凯则说,无论是TDD,还是FDD,都是软件层面上的探讨,其中软件占据78%份额。中国和日韩等国家相比,中国4G应该着眼大城市的普及。如果能把最好的络引入到广大农村去,会带来超级的价值。5G只是一个愿景?2G逐渐被淘汰掉,3G正在成熟期,4G被媒体盛赞。4G既然如此厉害,为何还要建设5G络?这不是资源的重复浪费吗?是概念的忽悠,还是未来公司的宏伟蓝图?“这是一个富有哲理性的问题”,杨席凯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说,“2G/3G/4G,每一次技术来临,推动者都会说,再也没有比这更小更

微店经营
微信报名小程序
用微信怎么开网店
分享到: